旸言꧂

脑洞

     大概是一个私设+ooc的脑洞,,看那个第一集多诺万警官对华生说的话而产生的,写完才发现花生的腿居然是假伤。。也不想改了,感觉这样更带感一点。单纯写的很爽没什么故事性hhh。
   
————————————我是分割线————————————

    废弃的垃圾场,雨下的越来越大。

    华生被人拿枪指着脑袋的时候,他的腿疼的站不起来,于是只能缩在一堆垃圾的旁边,背靠着铁丝网无路可退。他脑补了一万种将这个男人打倒在地的手段,可惜拐杖被扔在远处,他一种也没法实施。

   新买的西服湿透了,真让人生气。于是他想。

   “嘿,我觉得你应该淡定一点……”华生举着双手,试着缓和气氛,为自己争取一点时间,但是眼前凶手的样子似乎已经在发疯的边缘。

    “wtf,又是你和那个该死的福尔摩斯,”男人平时是个斯文的样子,此刻,头发被雨水打的凌乱,水滴顺着破碎的眼镜片留下,眼球严重布满血丝,西服皱皱巴巴的拧在身上,看着华生的眼神宛如要将他千刀万剐。

    他上了膛。

    “哦,fuck,别……”华生皱了眉毛往旁边撇了头,如不听话的孩子惹了事一样头疼的表情,和他又像是和自己轻声地说了一句,神情却出乎常人的淡定,就像此刻在死亡边缘游走的人不是他。

    我和那个福尔摩斯不是一伙的。他想说,只是每次都被他强拉去搞案子。不过这种话说出来哪会有人信

    “你就先去死吧,然后我再收拾掉那个该死的……”男人的手剧烈的颤抖着,华生深深相信那不是因为将要杀人的恐惧,对于这个连环杀人狂来说或许再背上几条人命也只能为他增添几分乐趣。不过杀掉自己似乎不算在乐趣之中,因为此刻他看上去不是很快乐。

    他双手握紧枪把,手指扣紧了扳机。

    似乎退无可退了。

    华生宛若生无可恋的叹了口气。平心而论他并不怕死,但是死在一个废弃的垃圾场未免让人窝火。想想明天刊登的报纸头条——一个军医,福尔摩斯的“助手”,被打死在垃圾场,配上一张浮肿的尸体照片……哦老天,他死也不会瞑目的。

    他听见男人因颤抖而发出的枪械咔咔拉拉的扳机声,于是他闭上了眼睛。

    “砰——”

    华生睁开紧闭的双眼。

    “哦,夏洛克——”华生眯起眼睛透过厚重的雨帘看到一身黑色大衣的那人,心中既不感到意料之中也不感到意外。

    他就是那么一个顺着命运活着的人。

    “感谢你没有让他的脑浆溅我一身。”华生歪着脑袋表示感谢,扒着身后生锈的厉害的铁丝网费力的站起来,捋一把自己因为雨水而凌乱的头发,并拿着同样湿透的袖子抹了一把脸。

    尽管被雨打湿,头发失了平日的张扬,福尔摩斯依旧优雅而从容,握着枪把的手丝毫不颤。

     他没有理会华生,就像他又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一般,紧盯着地上那具还在雨水中流动的尸体,就像变成了一栋雕像。

    “我想你得知道……”华生听到他深吸了一口气,声音沙哑的厉害,就像几天几夜没休息过一刻一样。他的声音戛然而止了,像是罕见的停下来思考。雨声很快淹没了他,华生甚至担心他下一秒就要向后倒去。

    但他最后还是开口说话了,像是说着事不关己的小事。

    “约翰·华生是我的。在我下手之前,还没有人能动他。”

凹凸/傻子一样的脑洞/心口一

        cp瑞金,雷安或安雷(虽然本篇看上去更像雷安,因为我自己也没想好到底站雷安还是安雷又不吃互攻互受所以都吃一些吧。。)
        文笔很烂,台词很尬,逻辑很不通
        严重,严重,严重ooc,慎入
————————————————————————————
        这一天,凹凸世界的人们并不知道什么原因的得了“心口一”病

格瑞——金
        “格瑞……你不要害怕啦,肯定可以治好的。”金发少年垂着绒绒的脑袋,看起来比当事人还要沮丧。
        “……我没有害怕,笨蛋。”格瑞抑制住自己叹气的冲动。实话比脑子还要快的说出来,格瑞想着这样子还是少说一点话好。
        格瑞这么想着,金发少年却一点也闲不住,“格瑞格瑞,你有害怕的东西吗?”
        害怕的东西?
        害怕的东西吗。
        格瑞心里仔细想了一遍,能让自己怕的好像真的没有,但是看着少年闪亮亮的双眸,他一时间不忍心拒绝回答这个问题。于是他轻轻皱了皱眉头,准备好问题的答案。
        “牛奶不够喝。”
        “……”
        “……”
        金觉得自己仿佛第一天真正认识自己的发小。
        格瑞觉得还是少说话的好。

雷狮——安迷修
        雷狮自从得了这病,该吃吃该喝喝胃口比正常人还要好,似乎对生活完全没影响。卡米尔感到很欣慰。
        这天雷狮又闲的锤子疼,拎上锤子打个招呼就飘去找安迷修打架。
        于是又是另众多参赛者不安的半日电闪雷鸣和冰火冲天。而这对于两位引发者来说不过是小打小闹级别。
        终于雷狮的锤子发泄完了,找事的人于是风轻云淡的收了原力武装表示不打了不打了聊上两句卡米尔还在家等我吃晚饭。
        安迷修一开始很受不了雷狮这一神经兮兮的行为,到现在已经被逼的几乎全盘接受。反正有时候他也的确闲得无聊。
        “雷狮,听说你病了?”安迷修收了双剑,席地而坐。
        “小事,感觉和没病没啥两样。”雷狮满不在乎的踢着脚下的草地。
        “……”安迷修突然觉得这是一个从雷狮那里打探消息的好机会,现在的那家伙失去了满嘴跑火车的功能,问什么来什么。
        “雷狮,你喜欢吃什么。”
        “……烤串。”雷狮为了这个无聊的问题纳闷一秒。
        于是安迷修问了众多这样无聊的问题作为铺垫,以至于雷狮已经感到有点烦躁,脚下的草叶被踢起了一片。
        “操,安迷修你问老子这些干……”
        “别急别急……问最后一个……”安迷修感到有点汗颜,“你天天找我,到底想干嘛。”
        “日你。”
        “……”
        “……”
        “????wtf雷狮你再说一遍????”
        雷狮怔了一下,揉了揉鼻子,看来这病的确稍微有点影响,往常这话他不可能这么无遮无拦的说出来最多说一个闲的所以来找事或者说看你不顺眼所以找你事怎么的。事实上他连自己有这样的想法都不知道。
        或者说,没有“很”知道。
        于是雷狮无所谓地挑起了嘴角。原来自己心里是这么想的,很好。
        “那我就再说一遍,安迷修。”他走过去拽起地上骑士的衬衫领子,眸子里精彩的像是装进了满天繁星。
        “老子想日你。”他凑近那人的耳朵,露出有点恶意的笑容。
        “想日你一辈子。”
        安迷修沉默了一会。
        然后双手闪烁,双剑出现。
        “雷狮,今晚上你不用回家吃晚饭了。”
        今天我他妈砍死你。

——————————————————————————————
        就很迷的一个脑洞,心口一就是心口不一的反义词了(这尬的要死的名字怎么回事),就是“心里想着什么如果要说出来就会原原本本的说出来”大概也就是不会说谎。。
        格瑞和金的段子,想想其实格瑞说“失去你”一类的好像更加实话一些但是为了我那不知道哪里来的电光火石的脑洞,,就这么写了。
        可能会有后续吧。